哈罗小说网 > 玄幻魔法 > 追凶神探 > 第754章 顾忧的秘密
    顾忧惊讶地看着陈实,问:“你去调查的?”

    “不,观察你的反应,你对陈凤德的在乎,不像是心理医生对患者的态度,而且当我们问起他女儿的时候,你表现得有点紧张。”

    顾忧破啼为笑,“果然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,陈先生……是的,陈凤德就是我的生父,我母亲和他并没有结婚,两人的恋情持续到我十岁的时候就结束了,我的姓氏是随我母亲,母亲说她在陈凤德面前好像没有任何隐私一样,自己做过什么甚至在想什么都能被他一眼看穿,那种感觉很让人不安,所以他俩就分手了。

    “母亲带着我在另一个城市生活,后来一场车祸夺走了我母亲的生命,无依无靠的我只能去找陈凤德。陈凤德虽然对我母亲表现得毫不留恋,却一直惦记着我这个女儿,他总是梦见我,便把我设置为识别梦境的标识物,x就是我!他本以为有生之年都不会再见到我,谁知道有一天,我哭着鼻子出现在他面前。他对我很好,但是因为我的出现,他开始渐渐分不清梦境和现实,我认为我是让他发疯的源头,这些年来我一直心存愧疚,想证明他其实没有发疯,证明梦渊是真实存在的,我很矛盾,明知道这种事情听上去太荒诞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顾忧悲从中来,接过陈实递来的纸巾拭泪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替你保密吗?”陈实问。

    “不,不用了,原本隐瞒我和他的关系是怕你们不肯帮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认识这么久,你的为人我是相信的,当然会帮你……对了,陈凤德为什么不愿意见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一年前他就拒绝见我,拒绝见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梦见过他吗?”

    顾忧笑了,“陈先生,你该不会是开始相信这套‘歪理’了吧?”

    “好奇。”

    “我经常梦见他,梦里我永远是十二岁的模样,他会带我去游乐场玩,说一些父亲的教导,说来奇怪,每当我遇到烦恼的时候,他就会在我梦中出现,也许是我渴望得到一份安慰吧,但这些梦确实给了我许多鼓舞和勇气。我每次醒来,就会把梦里发生的事情详细地记录下来。其实我存着一份私心,再次见到陈凤德,我会和他核实这些梦境,假如他全部能说出来,就证明……”

    “证明他真的能够进入别人的梦境?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陈实指着屏幕,“你看他说话的样子,那是确信无疑的表情,无论梦渊是真是假,对他来说都是真实存在的。”

    顾忧托着腮帮盯着屏幕,说:“我内心深处有一种深深的自卑,我父亲是个死刑犯,曾经杀害过那么多人,报纸上把他形容成恶魔。我不敢对任何人提起,和彭队长交往,我也不敢说起我父亲的事情,怕他会嫌弃我的出身。”

    “老彭的家境也不好,家庭的影响造就了他现在这种别扭的性格,你完全可以和他说,有个互舔伤口的人是件幸事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个很完美的人,能把自己的阴暗面转化成性格中有利的一面,从容地处置好自己的人生,坚守自己的信念,又不会去干涉别人,他在我眼中,是如此完美,经常让我觉得自惭形秽。”

    陈实笑道:“咱俩有个共同点,都很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顾忧笑笑,她的情绪已经平复下来,陈实说:“陈凤德是你父亲这件事,我还是会替你保密,如果要公开,由你自己公开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他们继续看审讯录相,这些记录中,陈凤德一直在谈论梦境,玄乎其玄,狱警抛给他的所有问题,他统统用梦渊和幻真上人来解答。

    一小时后,林冬雪和辛白回来了,问有什么发现,陈实摇头,“没什么有价值的线索,这个人完全就是活在自己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吧,我也是活在自己世界中的人。”辛白说,“对大部分人来说,幻想只是调剂,但对我来说,幻想就是生活的全部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破案就是我的全部。”陈实笑道。

    离开的时候,林冬雪盯着顾忧的脸看,好奇地说:“顾小姐,你哭过?”

    “我们聊了一些事情,我有些伤感,就哭了。”顾忧坦率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就让人家保留一点隐私吧!”陈实说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惹顾小姐哭的吧?”

    “绝对不是。”

    林冬雪用怀疑的眼光瞅了一眼陈实。

    辛白在路上说,去犯人上工的车间参观着实大开眼界,这里主要做一些电镀、零件加工的活,上工是囚犯生活的重要一部分,攒工分可以换许多生活必需品,也可以减刑。

    “有线索吗?”陈实问。

    林冬雪摇头,“到处都是指纹和脚印,没法查,越狱发生后,监狱应该第一时间联系我们的,他们抱着侥幸心理,以为自己能把逃犯追回来,错过了最佳调查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谁是最后见到陈凤德的人?”

    “狱友a、b、c、d等人,挨个询问过,他们口口声声说自己了解情况,其实只是想出来偷个懒,说的那些东西毫无价值……不过,有一个人提到陈凤德最近很瘦,经常不吃晚饭,但是他的精力一直很好,那人说号子没有谁比他的睡眠质量更好的了,他还经常在睡梦中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多瘦啊?”

    “据说腿比一般人胳膊还细,几乎是皮包骨头。”

    “把自己饿瘦成一根细棍,从某个地方钻出去?”陈实想了想,“不可能吧!”

    “我哥正在调查他的私人物品。”

    来到一间办公室,林秋浦面前放着一个大纸箱,他一样样拿出来,陈实发现一样东西,便拿在手上。

    那是一块肥皂,被仔细地雕刻成一个人型,是个女子,但是下身却是一大片触手,背上有许多奇怪的符号,看着甚觉诡异。

    “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幻梦上人?”陈实说,“喂,你们看,这个雕像的脸是不是在哪里见过?”

    林冬雪凑过来看,惊讶地说:“那个小姑娘!?”
紫萱小说网